渝中核心商圈一栋老楼即将拆迁,用镜头记录最后瞬间!

0 Comments

昏暗的灯光,掩盖着它的疲惫;

黑夜的幕布,遮蔽了它的孤独;

围墙里面,有一段旧时光,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;

围墙外面,有一个繁花世界,霓虹闪烁,流光溢彩。

这里是大坪支路一栋3层的砖瓦房,

一个30余户人家共有的一个集体家园。

它藏在重庆母城渝中区大坪商圈的隐秘角落里,

如果不是因为拆迁,围墙内的时光,也许或将更加久远。

前不久,重庆市公共资源交易网上发布公告,称,因马家堡小学改扩建,对大坪支路41号和42号1、2、6、8栋进行征收,公开征集比选从事旧房拆除的施工单位。

此次征收总户数83户,总建筑面积约3956平米。其中,42号是马家堡小学教职工宿舍,41号是重医的职工宿舍。近日,房观君两次来到41号,为大家呈现一段藏匿于繁华闹市之中的旧城时光。

这是大坪支路41号,一栋红砖结构的老房子。那斑剥陆离的墙上,刻画的是岁月的裂痕。

这栋老楼,据称建于上世纪的1960年,距今,已快整整一甲子。走进一楼,昏暗的楼道里,晃若隔世。

二楼拐角处的窗户木格栅,已经残缺不全。透过窗户望出去,你能看见后来修建的每家每户带独立卫生间和厨房的单元房。更远处,还有几十层楼的电梯房。

这栋老楼,一个房间,就是一家人。没有卫生间,没有厨房。每层楼的两端,有一个公用厨房。

二楼的厨房,窗户的玻璃,不知道在哪个年代就已支离破碎,不能遮风,不能避雨。不过,这里的租户却说,这样更好,反而省了装油烟机的钱。而老楼的窗户外面,是流光溢彩、车水马龙的繁花世界,别样人间。

这栋楼里,最多的时候,有几十个人同时住在这里。大家就像商场橱窗里的玩具,被一个一个的木格子分隔着。一个人,或者一家人,被分隔在一个约18平米的没有卫生间和厨房的房间里。

大家很熟悉,一起做饭时,可以尝遍来自不同地方的风味小菜。大家也很陌生,陌生得在楼梯口擦肩而过时,也可能叫不出对方名字。

住在这里的老居民很少,大多数都是来自区县或者外地的小商小贩。有的卖炸洋芋,有的买豆浆油条,有的帮人煮饭,有的帮人做清洁。

老楼前的梅花,开了一季又一季,老楼里的住户,却是一波又一波。经常有人搬来,经常有人搬走,以致以公共厕所的卫生,长期被人诟病。

不知什么时候,二楼公共厕所的墙上,便留下了这样一句警示语,还画了一只眼睛。似乎是在提醒不讲德的人,有一只眼睛,随时盯着你

这是住租在一楼一个房间的梁婆婆,今年67岁。5年前,家里的年轻人,离开了农村,来到喧嚣热闹的大都市挣钱,她便跟着年轻人也来了。

她说,虽然年龄大了,找不到工作,也做不了生意。但是,年轻人在外面摆摊挣钱,她帮年轻人做饭洗衣,也算是在城里找到一个工作。

中午时分,梁婆婆正在淘米,准备做午饭。这间五户人家共用的厨房,墙的白色已饱经岁月的烟火,变得灰暗而斑剥,仿佛轻轻一碰,墙灰就要掉落。

梁婆婆说,中午她要蒸一锅米饭。不是用电饭煲煮,而是用传统的方法,把米煮到八成熟,然后沥起来,再上蒸隔蒸熟。

她说,年轻人在外面守摊,蒸出来的饭,一颗是一颗,吃了更经饿。下饭的菜,是一棵白菜,这是熟人送的两棵中的一棵。

梁婆婆从泡菜坛子里捞出两棵泡椒,又剥了两粒发了芽的蒜,准备炝炒白菜。她说,现在的肉太贵了,一周吃过两三回也就行了,没必要顿顿都吃肉。

梁婆婆正在炒菜。因为这栋老楼要拆迁了,好多租赁户都搬走了。像在以前,做饭的时候,这个厨房里油烟子呛人得很。她左右两边,以及身后的灶台,都有人做饭。

现如今,为了响应征收拆迁,一楼大多数都搬离走了。梁婆婆感慨,厨房从来没有这么宽敞过。

午饭做好之后,梁婆去给在外面守摊摊的年轻人送饭。

送了饭,回到厨房,梁婆婆才端起自己的那一碗,津津有味地吃起来。

这是租住在2楼的秦婆婆,今年90岁了。隔壁邻居说,秦婆婆也是跟着自己女儿一家人来到这里的。

平时,家里的几个年轻人外出上班或者做小生意去了,秦婆婆就留在家里,帮着煮饭。老人家耳背,要凑近耳朵前,还得大声点,她才听得到。但是,老人家的身体却不错。

中午时分,从房间里拎着一只大桶出来了,桶里装着一家人的衣服,她往楼道一端的公用卫生间走去。

昏暗寂静的楼道里,只有秦婆婆拖鞋及地的声音,以及从另一个房间传来的电视机的声音。隔璧邻居说,秦婆婆从农村来到大城市,租住在这里,90岁的她,还学会了用洗衣机。

中午时分,二楼楼道里,除了秦婆婆在楼道里走路传来的吧嗒吧嗒的拖鞋声音之外,还从另一个房间里传出来电视机的声音。

电视里,专家正在分析中东局势下一步可能的走向:伊朗可能会对以色列发动突然袭击,可能会封锁霍尔木兹海峡………

屋里的主人是张婆婆,她是住在这里的不多的这栋老房子的居民之一。张婆婆父辈原籍在上海,上世纪50年代内迁到重庆。

这是单位分给她的房子,她在这里已经住了59年了。中午时分,到了该做午饭时候,一个人居住的张婆婆,在电饭锅里煮了一锅菜饭,有青菜,还有火腿肠,营养搭配得当,色香味俱全。因为是一个人住,她经常煮一锅饭,吃两顿。

时常打破二楼寂静的,除了脚步声,电视里的新闻,以及张婆婆养的小狗狗雪雪的叫声之外,偶尔还会有几声喵喵喵。

中午时分,这只小猫咪,躺在自己的窝里打盹,慵懒沉默。它,或许是这栋老房子里,惟一一个可以在中午偷懒打盹的住客了吧。

吃过午饭后,张婆婆带着雪雪出去散步。张婆婆有两个儿子,都已成家立业。其实,两个儿子都想接她去住,她却不愿意,因为白天,儿子上班,孙儿上学,她仍然是一个在家里,还不如就守在这个房子。

从60年到现在,她在这里已经住了快60年。张婆婆还说,住在这里很方便。“逛商场有时代天街,看病有重医和大坪医院,读书有马家堡小学,买个东西也方便,锅里水烧开了去买米都来得及。”

有作家曾说:家就是家,无论贫富,它都是你唯一的家,虽然它一直都是沉默不语,但它的位置,却是什么都不能代替。

不过,虽然这栋老房子是张婆婆心中无可代替的家,但是,受过良好教育的她,已经接受了征收拆迁。

老人说,拆了老房子,为孩子们扩建新校舍,是好事。她打算,征收以后,还是搬去和儿子一起住

老楼要拆迁的消息,做业务的中介,耳子比兔子还尖。贷款的、抵押的、买房子的牛皮癣,都来了,楼道里到处都贴起。

老居民却说,这些小广告帖错了地方,打错了算盘。因这栋老楼里的居民,有两类,一类是老年人,房子征收之后,多半要去儿女那里住;一类是年轻人,大多都有房子,既使征收了,也不一定要立即买新房,更不可能要抵押或者贷款了。

工作日,家长们守在马家堡小学校门外,等待孩子放学。

透过大坪支路41号老楼二楼公用厨房残缺破败的玻璃窗,一眼就能看到旁边的小学教室。

那里,有青春,有活力;有欢歌笑语,有朗朗书声;有知识,更有未来。更多图片,可―官―柱―公-号:大重庆房产观察。